• 最新论文
  • 教育系统成为更文明有礼的地方 养猪卖肉比互联网创业靠谱 教育系统成为更文明有礼的地方 [校运图像志]奋斗在46届运动会上的人 [校运图像志]奋斗在46届运动会上的人 探索· 未来,康佳常东认为致力于探索未来的企业才拥有现在 [校运图像志]奋斗在46届运动会上的人 摄影技巧丨秋日绚烂时光,华为nova5系列拍出惊艳好景 摄影技巧丨秋日绚烂时光,华为nova5系列拍出惊艳好景 教育系统成为更文明有礼的地方 [校运图像志]奋斗在46届运动会上的人 挪威首批韩K9自行火炮到货 销量可观 探索· 未来,康佳常东认为致力于探索未来的企业才拥有现在
  • 推荐论文
  • 教育系统成为更文明有礼的地方 养猪卖肉比互联网创业靠谱 教育系统成为更文明有礼的地方 [校运图像志]奋斗在46届运动会上的人 [校运图像志]奋斗在46届运动会上的人 探索· 未来,康佳常东认为致力于探索未来的企业才拥有现在 [校运图像志]奋斗在46届运动会上的人 摄影技巧丨秋日绚烂时光,华为nova5系列拍出惊艳好景 摄影技巧丨秋日绚烂时光,华为nova5系列拍出惊艳好景 教育系统成为更文明有礼的地方 [校运图像志]奋斗在46届运动会上的人 挪威首批韩K9自行火炮到货 销量可观 探索· 未来,康佳常东认为致力于探索未来的企业才拥有现在
  • 热门标签
  • 日期归档
  • 放学后“他们”去哪儿写作业?

    来源:www.cecemca.com 发布时间:2020-01-25

    晚上,成都泰盛北路的一家小餐馆里渐渐挤满了人。为了冷静下来,五年级学生陈乐(化名)坐在餐厅门口的桌子上写作业。有时,当他听到他的父亲也是这家餐馆的老板时,他会起身给他的客人端上一碟或几瓶啤酒。

    “我们合伙租房子,有很多人,环境也很差。我只能让他在这里做作业,而且我会留意的。”陈乐的父亲在记者开始工作时大声对他说。

    陈乐来自四川内江,三年前他和父母去成都学习。从那以后,他的日常家庭作业在他父亲的餐馆里几乎完成了。然而,在成都,仍有许多像陈乐这样的农民工子女。由于父母忙碌的工作生活和复杂的租房环境,这些孩子放学后去哪里做作业成了一个问题。

    辅导作业,受托人生意兴隆

    下午4点,成都一所小学三年级学生小雨(化名)被一名年轻女子和几名同学从学校接了过来。这位年轻女士把他们带到一个住宅区4楼的租来的房间,然后关上了门。门口挂着“xx教育信托中心”的牌子。

    敲门后,记者在租来的小房间里看到了大约20张小桌子。墙上挂着一块小黑板。小雨和几个孩子坐在桌旁聊天。这个年轻的女人声称是这里的老师。她和另外两位老师负责帮助孩子们做作业。

    听到记者关于监护权问题的询问,年轻女子立即流利地介绍了“生意”:下午4点,老师来到学校接待孩子们,帮助他们复习和预习作业。孩子们也可以选择在这里吃饭,晚上8点,父母会接孩子。收费标准是:小学一至三年级每月600元,四至六年级每月750元;如果孩子吃晚饭,每月将增加150元。据这位妇女说,来到这里的许多孩子都是农民工的孩子,更多的孩子留下来吃饭。在谈话中,记者了解到托管组织也从事“补课”业务。当记者问费用是否太高时,她笑着说,“这是目前的情况,有很多孩子要来”,并特别强调为孩子补课的老师都是师范院校的研究生。

    晚上8点左右,一些孩子被父母接走,而另一些留在这里“补课”。记者注意到一些年幼的孩子没有父母来接他们,不得不独自离开。

    在困境中,我只想我的孩子有一张安静的桌子。

    记者走出这个信托机构,在楼下遇到了小余的父亲张。张和他的妻子目前在成都开了一家商店做装饰生意。他说小雨是从农村老家来到成都学习的,“因为大城市的教育比我们好得多”。

    到达成都后,小雨没有花多少时间和父母在一起。“我们每天从早到晚在店里工作,只能把她送到托管机构。”张说他和他的妻子没有受过良好的教育,也不能指导他们的女儿。

    然而,张仍然对每月近1000元的抚养费感到有点苦恼,但他仍然认为这对孩子们的未来是值得的。张说,女儿被送到托管机构后,她的学习确实有了一点进步。更重要的是,随着更多的学生在监管机构,女儿可以交一些朋友,不会那么孤独。

    在调查过程中,记者发现小雨很幸运。相当多的农民工负担不起高额的接待费,所以他们只能选择把孩子留在出租的房子里,或者带他们去做作业。

    杨凯和他来自四川仁寿县的妻子在成都玉林市东街夜市卖了两年多的水果。他们11岁的女儿在水果摊跟着他们,只能在昏暗的灯光下做作业。“我能做什么?信托组织太贵了,我们不能寄,所以我们把她留在租来的房子里写作,我们不得不带她一起去,因为害怕她会为了好玩而看电视。”

    然而,令杨凯夫妇欣慰的是,她女儿在班上的成绩一直不错。“她可以学习,我相信最终我会让她学习的。”杨凯深情地看了一眼他的女儿,说道

    安岳县是四川省人口第二多的县。随着近年来外来务工人员的涌入,城市地区出现了数十个不同的学生接待组织,不包括一些在家的退休教师开办的接待服务。“我同意有条件的父母可以把他们的孩子送到监护机构,否则孩子们回家时不可以做任何作业。但我也担心社会上信任机构的质量参差不齐和缺乏监督。”安岳县北坝小学校长姜志荣告诉记者。

    四川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胡光伟(Hu Guangwei)认为,考虑到安全和环境影响,流动儿童放学后不允许去父母的工作场所做作业,但儿童在没有监督的情况下回家也是不合适的。他建议,这个问题可以通过政府投资在社区建立信任班来解决。同时,要对现有的社会信任机构进行统一监管和规范,整合全社会力量,共同解决流动儿童放学后找不到地方写作业的问题。

    去年底,成都市成华区依靠社区教育学院试点学生的免费“接待活动端口”度过学生放学回家的“真空期”。每天下午放学后,双职工、困难家庭和农民工的孩子可以轮流来这里接受有教育背景的志愿者的帮助。到明年,这样一个免费托管机构预计将覆盖该地区的14条街道。

    《中国教育报》 2012年4月7日第一版和第二版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