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论文
  • 这7种零食虽养生,但可别乱吃 学校组建“万名干部进万村入万户”工作组 学校组建“万名干部进万村入万户”工作组 学校组建“万名干部进万村入万户”工作组 学校组建“万名干部进万村入万户”工作组 先发者ofo:中国智造的商业模式出海路 先发者ofo:中国智造的商业模式出海路 这7种零食虽养生,但可别乱吃 先发者ofo:中国智造的商业模式出海路 学校组建“万名干部进万村入万户”工作组 先发者ofo:中国智造的商业模式出海路 学校组建“万名干部进万村入万户”工作组 这7种零食虽养生,但可别乱吃
  • 推荐论文
  • 这7种零食虽养生,但可别乱吃 学校组建“万名干部进万村入万户”工作组 学校组建“万名干部进万村入万户”工作组 学校组建“万名干部进万村入万户”工作组 学校组建“万名干部进万村入万户”工作组 先发者ofo:中国智造的商业模式出海路 先发者ofo:中国智造的商业模式出海路 这7种零食虽养生,但可别乱吃 先发者ofo:中国智造的商业模式出海路 学校组建“万名干部进万村入万户”工作组 先发者ofo:中国智造的商业模式出海路 学校组建“万名干部进万村入万户”工作组 这7种零食虽养生,但可别乱吃
  • 热门标签
  • 日期归档
  • 先发者ofo:中国智造的商业模式出海路

    来源:www.cecemca.com 发布时间:2020-01-06

    从国外个人开发者的最初尝试,到九邦数码基于帆船理念在纳斯达克获得一席之地,再到今天中国互联网的伟大帆船时代。在中国互联网短暂的历史中,国际化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被谈论得那么多。

    当日本媒体仍在谈论日本家庭中没有中国制造的东西时。中国互联网也在日本的应用商店排名中占据了一席之地。诸如摇摆乐、音乐剧、现场直播等应用。由中国互联网团队创建,早已成为日本年轻人娱乐和社交的必需品。

    中国的互联网在全球化中越来越深,从最初的工具围攻到后来产品的成功,再到以ofo等为代表的当前产出模式。

    两年前,只有北京的五个校园里出现了几辆黄色小车。创始人大卫仍在为是否“关闭学校”的决定而挣扎。两年后,ofo已经覆盖了20个国家的250个城市。

    这是典型的中国互联网商业模式输出。如果在此之前,中国的互联网商业模式创新在硅谷眼中只是复制到中国之后的“微创新”,那么在ofo出现在硅谷之后,或许他们已经悄悄地改变了这种看法,甚至许多美国团队已经主动效仿自行车共享模式。

    互联网领域一直存在的一个特点是先行者的优势。先行者往往更容易设置障碍。作为共享自行车模式的发起者,ofo在用户规模和用户思维方面成功地占据了这一位置。

    根据艾瑞咨询的数据,ofo每月被使用16.4亿次,几乎是mobike的两倍。然而,在易观国际2017年10月关于共享自行车市场的报告中,ofo和mobike分别占共享自行车应用的活跃用户覆盖率的52.0%和49.4%(同时使用的重复计算被考虑)。

    市场结构的稳定也促使ofo和mobike出海,尽管他们背后有不同的策略和动机。但双方都很清楚,中国只是分享自行车市场竞争的起点,竞争才刚刚开始。

    对于共享自行车的商业模式,其本质更像租赁行业,因此竞争的关键取决于供应方的生产能力和产品体验等因素。在这样的市场中,多党竞争的模式不是最经济的经济模式,而自然垄断应该是市场的终结。

    始于2017年上半年的共享自行车的崩溃似乎也在考验这个简单的经济原则。最终,市场将只剩下一个玩家,所以胜率将成为对供应方能力的考验,而ofo显然将成为胜率更高的玩家。

    随着竞争的加深,自行车品牌之间的体验差异越来越小,因此供应链能力和市场扩张速度成为关键。随着汽车制造成本的降低和市场推广速度的加快,ofo的供应能力不仅能够满足国内市场的需求,还能在一定程度上支持其在海外市场的扩张。

    当用户需求的基础存在时,谁能更早地满足用户的需求,谁就更有可能占据用户的头脑。在实物商品的消费端,用户倾向于喜欢新的而不喜欢旧的,但更常见的是,在共享自行车等服务领域,用户不愿意轻易迁移,因为服务体验的连续性和稳定性更重要,除非提供颠覆性体验。

    在ofos进入海外市场之前,许多国家已经有了自己的公共自行车旅行系统。以OFO进入的第20个国家法国为例。在此之前,法国有37个城市建立了公共自行车系统,巴黎每年共有45,000辆公共自行车和224,000人骑公共自行车,总次数达1.3亿次。

    与有桩的公共自行车相比,分享没有桩的自行车是一种颠覆性的体验。当高可用性和便利性的共享自行车出现时,公共自行车培育的市场需求将很容易被ofo继承。

    然而,移动电话并不是一种颠覆性的体验,所以移动电话的先行者可以拥有更大的优势。

    在成功成为第一个在国内抓住用户思想的玩家后,ofo也在努力在海外树立这样的形象。尽管它唯一的海外国家最多才刚刚超过10,000辆自行车,但种子已经种下了。

    自2017年12月海外战略发布以来,ofo已在海外发布了10多万辆共享自行车,为海外用户提供了1000多万辆骑行服务。这可能只是开始。ofo在本地化的运营和推广方面仍面临巨大挑战。

    对于这一点,ofo联合创始人张思星也深有感触,“不同的国家,尤其是海外国家,与国内国家大相径庭。一个方向是骑术文化在文化上更好,尤其是在欧洲和美国,交通和规划相对完善。当共享自行车操作时,操作模式不必严格按照中国的方式。中文版需要做一些修改和修正。”

    旅程已经开始。作为发起人,ofo赢得了自己的优势和回报。然而,100英里赛跑者可能需要时间来证明最终结果。

    [本文由合作媒体授权的投资界转载。这篇文章的版权属于原作者和原出处。这篇文章是作者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投资界的立场。请联系原始作者和原始来源以获得授权。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联系(editor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