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论文
  • 农行发力线上渠道战疫情 16项措施支持企业复工复产 全国人大会否考虑香港政治体制改革?法工委回应 巴西一机场发生抢劫案 十几名劫匪与警方交火 驻联合国大使陈旭:香港需要止暴制乱恢复秩序 农行发力线上渠道战疫情 16项措施支持企业复工复产 中州期货:生猪产能恢复缓慢 油强粕弱格局将维持 助力职工防疫情保生产 大庆油田工会:心理热线解“心病” 千余美军从叙利亚撤向伊拉克 伊总理称并未准入境 巴西一机场发生抢劫案 十几名劫匪与警方交火 巴西一机场发生抢劫案 十几名劫匪与警方交火 驻联合国大使陈旭:香港需要止暴制乱恢复秩序 邓小平诞辰115周年 7张老照片感受他不朽的功勋 巴西一机场发生抢劫案 十几名劫匪与警方交火
  • 推荐论文
  • 农行发力线上渠道战疫情 16项措施支持企业复工复产 全国人大会否考虑香港政治体制改革?法工委回应 巴西一机场发生抢劫案 十几名劫匪与警方交火 驻联合国大使陈旭:香港需要止暴制乱恢复秩序 农行发力线上渠道战疫情 16项措施支持企业复工复产 中州期货:生猪产能恢复缓慢 油强粕弱格局将维持 助力职工防疫情保生产 大庆油田工会:心理热线解“心病” 千余美军从叙利亚撤向伊拉克 伊总理称并未准入境 巴西一机场发生抢劫案 十几名劫匪与警方交火 巴西一机场发生抢劫案 十几名劫匪与警方交火 驻联合国大使陈旭:香港需要止暴制乱恢复秩序 邓小平诞辰115周年 7张老照片感受他不朽的功勋 巴西一机场发生抢劫案 十几名劫匪与警方交火
  • 热门标签
  • 日期归档
  • 中州期货:生猪产能恢复缓慢 油强粕弱格局将维持

    来源:www.cecemca.com 发布时间:2020-03-12
    Connection timed out after milliseconds

    Futures K线图

    Content Abstract

    回顾2019年,国内蛋白粉市场基本围绕双方贸易争端、国内非洲猪瘟和产地天气投机三大主题展开。市场价格在2500英镑和3000英镑之间波动。然而,在经历了上半年的低水平整合后,石油行业终于在第四季度做出了巨大努力。分阶段数据证实了生产区棕榈油产量的预期下降。在棕榈油的领导下,由来已久的石油行业得到了极大的发展。

    2020年,根据对国内养猪过程的仔细估计,预计国内对蛋白粉的需求将持续疲软,豆粕价格几乎没有大幅反弹的空间,全年在2600-3000元之间波动。相反,石油和棕榈油产量的减少有望得到定期数据的证实。国内外豆油和植物油的供应都很紧张。预计油价将保持稳定,每种石油产品的波动幅度都将上升。

    核心视图

    1。对2020年家猪繁殖的预期并不乐观。今年上半年很难看到产量大幅增长,因此国内豆粕需求预计将继续疲软。如果南美洲没有重大天气问题,2020年全球大豆供应将保持充足,国内进口来源将得到保证。预计2020年豆粕价格波动幅度将在2600-3000元之间。

    2.2020全球石油供应主调偏紧,棕榈油、豆油、菜籽油等植物油供应偏紧,为全球植物油价格上涨奠定了坚实基础。中国的情况类似。植物油的去库存化进程将会继续。三种主要石油的冲击中心将整体向上移动。增长可能超出预期。

    3。在交易方面,我们可以关注2020年油饼比例、大豆-糙米价差和大豆-菜籽粕价差的变化,并提前安排。

    第一部分大豆蛋白粉年度报告

    2019年国内豆粕市场回顾

    2019年回顾,影响国内豆粕走势的主要因素归纳为双方贸易摩擦、非洲猪瘟和大豆生产,分别在不同阶段占主导地位。根据不同的市场交易重点,2019年国内豆粕市场可分为以下几个阶段。

    今年1月至2月的市场焦点是非洲猪瘟。国内豆粕价格从2018年第四季度下跌至2019年第一季度,2月28日,豆粕指数走出了2493.5的三年低点。2019年后,许多基层调查相继深入到东北、华北和华南的生猪主产区和主销区。结果并不乐观,显示几个主要产区的生猪数量下降了30%以上,远远超过农业部的官方数据。因此,市场对豆粕的需求非常悲观,甚至豆粕价格也迅速跌至2500点以下。当时,国内豆粕先拣起后结算,这说明油厂很难出货,下游采购意愿不强。

    3-4月豆粕走势混乱,是一个艰难的方向选择期。市场关注的焦点是双方的贸易关系、非洲猪瘟疫情的发展、人民币贬值以及美国新豆制品的种植面积。非洲猪瘟疫情的蔓延和双方谈判的进展成功抑制了豆粕价格,但人民币贬值和大豆播种量减少预计将从成本方面支撑豆粕。此外,豆粕现货销售在此期间没有出现预期的大幅下滑,但成交量很高。3月至4月,全国各大油厂豆粕交易额达到1040万吨,高于去年同期水平。支撑美餐的主要力量反弹并保持在2580-2620之间。

    5月初,特朗普的推特开启了豆粕涨价之路,美国大豆天气投机成为市场交易的焦点。5月6日晚,特朗普的推特打破了世界对这种rel的美好幻想

    从6月到9月,国内豆粕价格在2760点至2960点之间波动,这是由于双方关系的起伏、美国的天气投机以及国内豆粕需求疲软等多种因素造成的。在此期间,国内豆粕的主要基调是现货需求疲软、下游采购和交货相对负面、油料厂库存扩张和停产频繁、豆粕基础持续弱化。此时,美国大豆仍然被大肆宣传生产区的天气,被大肆宣传的主题经历了从春雨到初秋霜冻的变化,但天气溢价被注入到美国大豆的表面。双方的关系波动频繁,总体上进展顺利。7月底,中国政府批准对600万吨美国大豆免征惩罚性关税。中国企业间歇进口美国大豆。

    豆粕自10月份以来发生了巨大变化,市场经历了过山车。9月底,美国豆类季度库存报告降低了旧作物的单位产量,导致新作物的初始库存减少,库存与销售比率下降。国庆节期间,美国大豆价格反弹了约3.15%。假期过后,连饭菜都开始涨价,公司的地位也大大提高了。市场变得更加热情。到10月22日,豆粕指数已经达到3033.95点的盘中高点,但此时,上涨戛然而止。在油厂仍在挤压利润、预期第四季度大豆供应改善、下游需求疲软以及美国大豆收获压力的压力下,国内豆粕价格开始持续下跌。截至12月3日,豆粕指数已跌至2779.43点,较最高点下跌8.4%。

    一般来说,2019年豆粕价格将在2500-3000元之间波动,上半年波动范围为2500-3000元,下半年波动范围为2700-3000元。波动中心将整体上移。

    二。2019/20

    1全球大豆供需格局分析。美国大豆下一季种植面积或复苏

    表1:2019/20年美国大豆供求数据变化

    数据源:美国农业部中国期货研究所

    2019美国农业部2019/20年美国大豆供求数据调整方向整体持续收紧。新作品的库存销售比从播出之初的23.12%持续下降到11月的11.85%,最终库存从10亿pu的超高水平持续下降到4.75亿pu,基本恢复到往年的正常水平。

    对于2019/20年的作物,只有12月和1月需要关注。12月份的报告通常不是一份值得关注的报告,2019年的估计也是如此。包括单位产量和面积在内的供应方数据不会被调整,也没有挤压的动机。唯一可能的变化是出口。对华出口数据的增加无法弥补非中国市场的下滑。目前,美国大豆更难实现2019/20年出口17.75亿头牛的目标。出口数据的调整可能会导致最终库存的增加,调整范围不会太大。

    关于2020年美国新的豆类作物,种植面积预计将恢复到8400多万英亩,这主要是基于2019年主要作物种植面积将从超低水平恢复的预期。2019年,包括玉米和大豆在内的美国主要大田作物的种植面积同比减少了1000多万英亩。预计这些种植区将在2020年恢复,玉米种植面积将恢复到9200多万英亩,大豆种植面积将从8400万英亩到8500万英亩不等。

    2。南美大豆产量持续增长

    图1:巴西和阿根廷产量估计

    数据源:美国农业部中国期货研究所

    2019/20南美大豆在种植之初有一段干旱宣传期。主要生产国,如马特罗索和帕拉纳都经历了严重的落后种植进展。然而,进入11月后,随着产区降雨量逐渐恢复正常,农作物种植进度也逐渐赶上。到11月底,南马托格罗索州和圣保罗州的大豆种植接近完成,92%在南马托格罗索州播种,98%在巴拉那州播种。阿根廷大豆种植的进展逐渐赶上了西方

    作为双方贸易摩擦的受益者,巴西在2018年和2019年从中国大豆市场获得了丰厚利润,这必将刺激国内农民继续扩张。据估计,在下一个作物年度,巴西国内大豆种植面积将轻松超过3700万公顷,如果没有严重的天气问题,巴西的大豆产量将保持在较高水平。

    3。中国大豆进口量略有或稳步增长

    图2:中国大豆月进口量变化

    数据来源:中国海关总署国家期货研究所

    受双方贸易关系变化和国内非洲猪瘟疫情影响,中国大豆进口量自2017年达到历史峰值以来已连续两年下降。2019年1月至11月,中国进口大豆7897万吨,同比下降8.16%,同比下降4.05%。预计12月份中国大豆进口量将达到930万吨,即2019年中国大豆进口量将达到8826万吨,略高于2018年。从月度来看,2019年8月前的近几年,大豆进口量处于相对较低的水平,8月后逐渐回升,这与国内油厂的压榨利润有关。第三季度后,随着国内石油工厂利润缩水,采购步伐加快。

    从大豆进口数据来看,非洲猪瘟对国内豆粕需求和大豆进口的影响并不像预期的那么大,由于蛋白质添加比例、杂粕替代、家禽饲养等因素,甚至豆粕需求也没有逐年下降。根据猪群缓慢复苏和明年家禽生产扩大的预期,2020年国内大豆进口量预计在8800万至9000万吨之间,同比持平或略有增加。

    三。2019/20年中国豆粕供需格局分析

    1。国内豆粕需求还是在稳步上升

    图3:豆粕周度挤压启动

    数据来源:天下粮仓中州期货研究所

    图4:豆粕周度周转率变化

    数据来源:天下粮仓中州期货研究所

    2019国内大豆挤压启动率整体下降萎缩,截至11月底,平均周度启动率不到45%,同比下降5个百分点。平均每周压榨量为160万吨,比去年同期下降了近10万吨,相当于每周短缺8万吨豆粕。

    然而,豆粕需求好于预期,2019年1-11月国内豆粕总成交量为4702万吨,同比增长30%以上。然而,2019年豆粕成交量波动较大,这与下游心态变化导致终端库存的增减有关。年初1月至2月,非洲猪瘟疫情从华北蔓延至华南。生猪数量大幅下降导致国内市场对豆粕需求悲观,下游采购心态消极,豆粕周转率保持低位。从3月到5月,豆粕需求受到了生猪压榨、家禽饲养、杂粕替代和配方调整等多种因素的支撑,使得豆粕交货量超出预期。然而,自6月下旬以来,现货交易再次放缓,前期累积的渠道库存需要时间消耗。从8月到10月初,豆粕再次大量售出,市场再次活跃起来,预计第四季度大豆供应紧张,最终饲料需求将恢复。然而,10月中旬以后,随着非洲东北部瘟疫的死灰复燃、中国南部和中部的负向补货以及第四季度大豆供应短缺的逐步缓解,市场对2020年上半年豆粕消费量持悲观态度,下游没有积极提货,甚至放弃了年终库存,豆粕成交量再次下降。

    图5:近五年国内豆粕消费量

    数据来源:美国农业部中国期货研究所

    预测2020年豆粕需求主要基于

    与绝对价格相比,基本差异能更好地反映各地区豆粕现货的供需情况。受双方贸易关系的影响,国内豆粕的负面基础出现得越来越早、越来越长。在2017年之前,每年6月/7月的豆粕基础将开始由正变负,并逐步走出全年的低值。然而,在2018年,该基数在4月开始转为负值,并一直徘徊在负值直到8月。2019年出现得更早,3月份基数开始变为负值,一直持续到8月份。这也反映出过去两年豆粕需求低迷,下游市场观望情绪浓厚,收市和提货热情不高,以及石油工厂面临降低基础以吸引采购的压力。

    另一个需要关注的问题是地区价格差异。根据历史数据,山东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内一直是一个低价位,但自2019年下半年以来,山东的基数差一直高于华东和华南,最高比华南高出近200元。造成这一变化的主要原因是非鼠疫后养殖结构的调整。山东是国内肉鸡的主要养殖区。肉禽对蛋白质需求的增加部分抵消了生猪需求的减少,支撑了山东豆粕消费和现货价格。然而,华南主要养殖生猪和水产品。2019年,水产饲料需求疲软,无法弥补猪饲料下降的缺口。此外,低价杂粕冲击市场,导致华南豆粕价格被压低。

    从目前国内水产养殖情况来看,预计2020年豆粕现货南北价格差异将保持不变,但水产季节4月和9月的价格差异可能会有所改善。

    4。预计2020年上半年国内生猪产能将缓慢恢复

    1。家猪数量的变化

    图7:猪数量的同比变化

    数据来源:大风中州期货研究所

    图8:猪数量的环比变化

    数据来源:大风中州期货研究所

    非洲猪瘟疫情是过去两年豆粕无法回避的话题。到2019年底,非洲猪瘟疫情已在全国范围内完成了从北到南、到长江流域的生猪产能削减。根据农业和农村地区部的数据,国内生猪和母猪数量几乎处于悬崖般的下降。截至2019年9月底,国内生猪数量下降了41.1%,母猪数量下降了38.9%。然而,10月份,能够繁殖的母猪数量比上月减少了不到。从环比较来看,这种变化更加明显。到2019年10月,能够繁殖的母猪数量将为正值,生猪数量将达到0头左右。预计2019年和2020年最后两个月的生猪数量同比下降幅度将继续缩小,因为去年第四季度中国东北地区发生了大规模的非流行性疾病暴发,基数有所下降。

    图9:家猪和猪肉价格变化

    数据来源:大风中州期货研究所

    图10:生猪养殖利润

    数据来源:大风中州期货研究所

    自2019年下半年以来,国内猪肉价格飙升,猪粮比最高达到14.55: 1,为历史最高水平。为了缓解猪肉供应短缺,国家多次分配猪肉储备,扩大冻肉进口来源,但仍不能缓解市场供应短缺,价格基本上涨。截至11月底,22个省市的猪肉均价为46.25元/公斤,最高价为48.86元/公斤,同比上涨143%。

    高肉价为养殖企业带来了高额利润,自营和自营养殖的最高利润为3079元/头,而去年同期为100元/头。为了获得更多的利润,2019年生猪养殖业将出现普遍的屠宰现象,屠宰重量将继续增加。据说有些地区的猪体重超过450公斤。

    至于活猪生产的恢复,根据我们对两个湖的调查

    数据来源:大风中州期货研究所

    根据农业和农村事务部的数据,2019年上半年饲料工业生产形势总体稳定,商品饲料总产量达到1万吨,同比下降0.9%。除猪饲料同比下降14.3%外,家禽、水产品和反刍动物饲料同比分别增长11.5%、4.4%和4.2%。从2019年7月至10月的产量数据来看,与上年基本持平,月平均产量仍为2221万吨,但比2017年月平均产量2668万吨低16.7%。总体而言,由于对家禽、水产品、反刍动物和其他饲料类型的套期保值,2019年饲料总体需求并不差。

    对于2019/20年的饲料需求,预计肉、蛋和水产饲料的产量仍呈正增长态势,但增速正在收窄,肉、蛋饲料同比增长约7%,水产饲料同比增长3%。然而,猪饲料仍比去年同期下降约8%,这主要是基于市场对猪饲养过程的估计。总体而言,2019/20年度国内饲料总产量保持不变,或同比下降1%-2%。

    五、2019/20年中国豆粕供需格局分析

    表2:进口油菜籽和菜籽粕的供应情况

    数据来源:中国风电期货研究所

    2015年国家取消市场收购储备油菜籽政策后,进口油菜籽数量几乎逐年增加,2017年和2018年基本保持在450万-500万吨之间。如果加上菜籽粕的直接进口量,每年可以为国内市场提供近400万吨菜籽粕。然而,由于2019年中加关系的变化,油菜籽进口量下降了42%,而进口菜籽粕的数量增加了14%,商业菜籽粕的总供应量同比下降了23%。

    图12:近两年菜籽粕库存和非点价合约的变化

    数据来源:中国风电期货研究所

    从消费角度看,2019年全国菜籽粕合约的非履约率非常低,尤其是5月份以后,呈持续下降趋势,远低于过去两年的水平。油料作物中菜籽粕的库存水平也不高。截至11月底,国内主要油厂菜籽粕库存仅为2.9万吨,同比下降21.6%,绝对值也处于较低水平。总体而言,2019年国内菜籽粕的供需将会疲软。

    第二部分油脂年报

    2019年国内油脂市场综述

    2019年三大油脂趋势:大豆油和棕榈油相对相关,植物油相对独立。然而,总体而言,石油行业呈现出先低后高的趋势。

    就品种而言,2019年豆油价格有三次相对较大的上涨。每一次增长都与国内豆粕需求减弱有关,豆粕的“跷跷板”效应显着。第一波增长是在年初的一月至二月。豆油指数上涨539.26点,涨幅约为10.2%,从2018年12月17日的5294.38点升至2019年3月7日的5833.64点。这一时期豆油价格上涨的主要原因是非洲猪瘟疫情迅速蔓延、豆粕需求下降、炼油厂运营率下降、传统用油季节增加以及豆油库存迅速下降。然而,3月以后,随着豆粕消费量的增加,油料作物的经营速度加快,豆油脱销,价格疲软。然而,在第二季度,受双方贸易摩擦升级和北美天气市场投机的支撑,豆油的趋势略强于棕榈油。整个5月至7月期间,豆油在底部波动微弱。

    第二波上涨是从7月下旬到8月下旬。豆油指数从7月22日的5497.45升至8月26日的6254.03,上涨753.58点,涨幅约为13.7%。除了与棕榈油的联系外,这一增长还与国内豆粕需求的下降有关。从6月份开始,非洲猪瘟疫情在湖北、湖南和四川省大面积爆发。豆粕需求迅速下降,豆粕价格迅速下降,豆油价格明显偏高。在.期间

    第三波上涨是在10月以后,截止11月29日,豆油指数较9月底上涨400.25点,涨幅约6.8%。四季度国内间油脂市场整体经历了一段较强的触底反弹行情,豆油的上涨一方面是与棕榈油单边走势形成共振,另一方面也与当前下游提货需求较好,商业库存不断下降有关。四季度由于国内大豆到港不均,不少区域的油厂出现了断豆停机现象,全国整体压榨量不足,10月份国内压榨大豆669万吨,11月上旬压榨370万吨,低于去年同期。另外由于2020年春节时间较早,备货较早,需求增长大于压榨产出,豆油库存连续回落,对价格形成支撑。

    对于棕榈油,其走势和豆油大致类似,也可以分为三波上涨行情,分别是年初1-2月,年中7月下旬到8月下旬,以及年底四季度。但总体来看,棕榈油在上半年都是一个弱势寻底的过程,产区库存不断累积,连续数月保持在290-300万吨的高库存水平,国内则由于进口利润较高支持大量买船,单边价格跟随产地弱势下跌,棕榈油指数在7月12日走出了近年低价4238点。7月中旬以后棕榈油基本是震荡上行,特别是进入四季度国内外棕榈油价格大幅拉升,截止11月29日,棕榈油指数较9月底上涨961.41点,涨幅20.3%。这个时期棕榈油的主要炒作题材一是产地减产,二是印尼的B30计划。

    对于菜油,走势相对独立,整年基本都是震荡上行的走势。年初1-2月菜油也有一波上涨,但之后菜油的上涨行情并没有结束。当时中加关系不断收紧,推动着菜油拉涨,一直持续到3月中旬。8月以及四季度菜油也有两波上涨行情,但这两波上涨行情的驱动因素与年初不同,更多的是随着棕榈油和豆油被动跟涨,涨幅小于其他两个油种,因此菜豆价差和菜棕价差缩小。

    二、2019/20年全球植物油供需格局分析

    图1:最近十年全球植物油库销比变化

    数据来源:USDA 中州期货研究所

    图2:国际植物油产量增减幅度

    数据来源:USDA 中州期货研究所

    据USDA的数据,2019/20年全球植物油供需或将延续上一年度的趋势继续收紧,期末总库存将下滑至1909万吨,同比减少了近9.5%,这是自2011年以来首次期末库存降至2000万吨以下,同时库销比也会下降到最近10年的最低水平9.33%左右。全球植物油连续两个年度的供需收紧或为2020年价格上涨奠定基础。

    全球植物油库存同比下降是由于植物油的产量增速低于消费增速,2019/20年全球植物油产量大概会达到2.06亿吨,同比增加1.59%,大约322万吨,但消费同比增加2.2%,大约440万吨,这就造成期末库存下降。

    分品种来看,2019/20年产量增速放缓是由于四大植物油品种几乎都放慢增速,其中产量最大的棕榈油同比仅增加193万吨,远低于前五年的均值292万吨。其他油脂同比增速更慢,豆油同比仅增加1.54%,葵油基本持平,而菜籽油产量将会出现小幅下滑。

    三、2019/20年全球棕榈油供需格局分析

    1.产地减产预期将在2020年上半年逐步兑现

    图3:棕榈油主产国单产YOY变动

    数据来源:USDA 中州期货研究所

    图4:棕榈油主产国产量YOY变动

    数据来源:USDA 中州期货研究所

    观察最近几年全球棕榈油的产量和单产,同比下滑最厉害的年份是强厄尔尼诺气候发生的2015/16年,造成全球棕榈油产量同比下降了大约5%,马来的同比降幅更是达到了11%。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是因为棕榈树是一种喜好高温多雨的热带作物,干旱会造成它的减产,而厄尔尼诺现象对东南亚地区气候的影响就是造成地区干旱,故而主产国棕榈树减产。

    不过干旱对棕榈树的影响并不会在当期起作用,而会滞后半年的时间,因此发生在2018年冬季和2019年早春的弱厄尔尼诺现象虽然造成马来和印尼两个主产国二、三季度经历了一场比较严重的干旱,但对棕榈树产量的影响却是在2019年四季度和2020年上半年显现。根据USDA的数据,2019/20年将会是最近十年以来棕榈油产量增速第二慢的年份,仅为2.6%,远低于5.39%的平均增速。

    除了干旱,另外一个引发产地减产的因素是化肥用量,因为2019年上半年全球棕榈油价格都是持续下跌,导致产地种植利润不佳,种植企业为了降低成本,减少了化肥的使用量,这也会在几个月后影响棕榈果和棕榈油的产量。

    相比较来说,2019/20年印尼棕榈油的产量增长会略高于马来西亚,这与两国的树龄结构有关。印尼的棕榈树树龄整体比较年轻,处于旺产期的棕榈树占比较大,带来的产量增量可以部分抵消不利气候带来的减产幅度。而马来西亚的树龄相对较老,预计2020年马来西亚的棕榈油产量大概会同比持平或小幅下滑。

    表1:马来MPOB数据

    数据来源:MPOB 中州期货研究所

    产地棕榈油减产的预期已经获得了阶段性产量数据的支撑,在MPOB的11月供需报告中,10月产量意外下滑2.5%降至179.6万吨。通常来讲,马来西亚棕榈油的增产期在每年的4-10月,其中8-10月达到高峰,10月以后产量会出现季节性的下滑,而库存则会季节性的攀升。而2019年10月产量却意外下滑,这或许暗示马来西亚2019年的棕榈油产出高峰在9月就已经结束。

    预计2019年马来西亚棕榈油产量2030万吨,印度尼西亚棕榈油产量4300万吨,两个主产国同比共增加200万吨。预计2020年马来西亚棕榈油产量将低于2019年,仅为1930万吨,印尼棕榈油产量4400万吨,同比2019年增加100万吨,且增产将仅出现在2020年下半年。

    2.棕榈油消费端的故事生物柴油

    印尼政府和马来政府在2019年四季度先后宣布将在2020年提高本国生物柴油掺混比例,分别提高至B30和B20,市场预期明年产地棕榈油的工业消费将有大幅提升,这是驱动四季度油脂价格上涨的一个关键因素。

    印尼是从2016年开始推出了B20政策,从2018年年初开始强制执行,到了2018年10月底落实率达到92%,对其国内的棕榈油需求有较大提振。按照市场估计,如果2020年印尼能够按计划推行B30,将使棕榈油的月均使用量增加25万吨左右,年使用量增加300万吨,在一定程度上抵消了近年来棕榈油的增产。而马来西亚目前实行的是B10政策,带来的棕榈油消耗量是70-80万吨,如果明年能在其国内实施B20计划,预期棕榈油的生柴消耗量会翻一番。

    图5:印尼和马来棕榈油工业消费量

    数据来源:USDA 中州期货研究所

    不过从USDA的数据看,其对马来和印尼生柴计划在明年的执行效果并没有太乐观。USDA认为2019/20年,印尼生柴产业对棕榈油的消耗量为660万吨,同比仅增加20万吨,增幅3.1%,离市场预期的900万吨消耗量差距巨大。马来西亚在2019/20年的棕榈油生柴消耗同比仅增加5万吨,基本持平。

    目前两国生柴政策能够给棕榈油带来多少的需求量还不确定,需要看政策的实际执行效果。从政府态度来看,印尼政府对2020年实行B30政策的决心很强,制定了一系列的配套政策,且在2019年11月中旬就开始进行B30生物柴油项目的试运行。但马来西亚的B20计划并不是强制执行的,可能生产利润的原因执行打折扣。

    3.印度油脂进口需求或继续增加

    图6:印度食用油消费情况

    数据来源:USDA 中州期货研究所

    印度油脂油料面临的困境和中国有相似之处。一方面,本国油脂油料的种植效率低下,农民的种植收益非常低,没有种植积极性。而另一方面,印度正在享受着人口红利,有着全球最大的年轻人比例,且随着人均可支配收入的增长,饮食习惯改变,对食用油的消费需求不断上升,因此对进口油脂的依赖度非常高。预计2019/20年印度植物油的进口量会继续小幅增加,达到1644万吨,满足68.9%的消费需求。

    棕榈油凭借价格优势是印度进口的主要油种,大概占总进口量的60%-65%。到了2019/20年印度对棕榈油的进口量还会继续增加,或将达到1000万吨大关。

    4.中国棕榈油供需两旺

    图7:国内棕榈油月度进口数据

    数据来源:Wind 天下粮仓 中州期货研究所

    图8:国内棕榈油工厂周度成交量

    数据来源:Wind 天下粮仓 中州期货研究所

    2019年中国的棕榈油市场有“三高”特点即高进口、高需求以及高库存。2019年1-10月中国进口棕榈油600万吨(包含工棕油),比去年同期增加了43.11%,预计11月进口量72万吨及12月到港预估67万吨,即2019年全年进口将达到739万吨,远超前两年500-550万吨的进口区间。结合现在国内的库存和未来进口量,国内棕榈油在供给端比较充裕。

    在需求端,2019年二、三季度的棕榈油成交放量,较2018年同期增加了近4倍。但中国国内的棕榈油消费有很强的季节性规律,进入四季度以后,随着气温降低,棕榈油需求将大幅走低,直到年后才逐渐恢复,所以每年的11月到第二年2月是棕榈油消费的传统淡季。从近期的成交量来看,在经过十月份的积极成交后,冬季备货库存已经基本完成,现货成交逐渐减弱,但同比仍是大幅增长。

    图9:国内棕榈油周度库存

    数据来源:天下粮仓 中州期货研究所

    从上图看,2019年国内食用棕榈库存较去年同期整体处于偏高水平。截止11月底,国内食用棕榈油库存69.4万吨,较去年同期的41.96万吨增加65.4%。随着四季度棕榈油需求日渐萎缩,预计后期棕榈油库存仍将呈上升趋势。

    四、2019/20年全球豆油供需格局分析

    1.预计全球豆油供应略收紧

    图10:全球豆油期末库存

    数据来源:Wind 中州期货研究所

    据USDA预估,2019/20年全球豆油期末库存将减少至341万吨,同比下降7.52%,这是最近九年来最低的期末库存。期末库存下降主要是由于产量增长放慢,预计2019/20年全球豆油产量5675万吨,同比增幅1.54%,低于五年均值2.87%。而2019/20年豆油的全球消费维持正常2%-3%的同比增长,将达到5683万吨,总体来看,2019/20年全球豆油的供应将略有收紧。

    2.国内豆油或继续去库存

    图11:国内豆油商业库存

    数据来源:天下粮仓 中州期货研究所

    2019年国内大豆压榨量及豆油产出同比下调,促使豆油去库存。截止11月底,2019年国内大豆压榨量较去年同期减少了近500万吨,相当于100万吨的豆油,预计2019年全年豆油减产幅度在108万吨左右。而国内油脂需求稳中有涨,故国内豆油整年看处于去库存阶段。截至11月22日,国内豆油商业库存108.58万吨,较去年同期的180.56万吨下降39.86%。

    预计2020年国内大豆压榨回升幅度有限,豆油仍处于产不足需状态,若再考虑豆棕价差较2019年前期高位大幅改善有利于豆油消费,豆油库存将逐步降到100万吨下方并继续下滑,有到80万吨甚至以下可能。

    五、2019/20年全球菜油供应格局分析

    1.预期全球菜油供应整体萎缩

    图12:全球菜籽总产量变化

    数据来源:USDA 中州期货研究所

    图13:主要国家2019/20年度菜籽产量同比变化

    数据来源:USDA 中州期货研究所

    据USDA数据,2019/20年全球菜籽的产量会进一步萎缩,至6852万吨,同比减少342万吨,比2017/18年减少640万吨。造成全球菜籽减产的主要原因是加拿大和欧盟这两大主产国(地区)同时出现较大幅度减产,其中欧盟减产幅度最大,预计达到303多万吨,降幅超过了15%,而加拿大的产量同比下降84万吨,降幅超过4%。

    当然也有一些国家增产,比如说乌克兰,预计2019/20年乌克兰的菜籽产量将增加45万吨至330万吨,增幅超过15%。但是由于乌克兰的绝对产量相对较低,增产量对全球菜籽的供应贡献有限。

    图14:全球菜油库存和库销比变化

    数据来源:USDA 中州期货研究所

    由于全球菜籽供应萎缩,预计2019/20年全球菜油供应也将下滑,菜籽压榨量降低至6637万吨,同比减少87万吨,菜油产量降至2719万吨,同比减少27万吨,造成全球菜油库存下降72万吨,库销比降至6.18%。总体来看,2019/20年全球菜油供应整体偏紧张。

    2.国内菜油供应受政策影响较大

    2.1 国内菜籽进口量骤降

    表2:中国菜籽进口来源地

    数据来源:Wind 中州期货研究所

    随着国产菜籽种植面积逐渐萎缩,我国对进口菜籽的依赖度提高,进口量逐年增加。2018年我国共进口了477万吨菜籽,几乎都来自加拿大、俄罗斯和蒙古三个国家,其中加拿大菜籽占进口总量的94%,是我国进口菜籽的主要来源。

    2019年我国进口菜籽数量出现了大幅下滑,1-10月进口总量为238万吨,比上年同期减少39.57%。预计11月和12月进口菜籽的量依然不高,11月份进口量预计21万吨,12月预计12万吨,也就是说2019年全年油菜籽进口量仅271万吨,大概能提供100万吨的菜油。

    菜籽进口量大幅下滑主要是因为对加拿大菜籽的进口数量大幅下滑,从3月份中加关系紧张之后中国对加拿大菜籽的进口数量就明显减少,从月度峰值60万吨降到10月不足10万吨的水平。不过即便如此,加拿大仍是我国进口菜籽的主要来源,占比将近80%,说明中国对加拿大菜籽的依赖度非常大,替代来源较少。

    2.2 进口菜油部分弥补菜籽进口短缺

    图15:中国菜油进口量

    数据来源:Wind 中州期货研究所

    由于菜籽进口量大幅下降,菜油进口量增加。2019年1-10月,中国共进口了128万吨菜油,同比增长了24.3%,折合成菜籽相当于多进口70万吨菜籽,在一定程度上是弥补了进口菜籽下滑的冲击。

    预计11月和12月的菜油到港预估分别为1万吨和1.5万吨,全年进口量达到130万吨,加上进口菜籽榨油的100万吨,2019年商业菜油共有230万吨,相比于菜油刚性需求250万吨300万吨/年,仍存在供应缺口。

    总体来说,菜油是一个受政策影响较大的品种,若中加关系维持僵局,菜油价格下方空间有限,若中加关系改善,加籽进口完全放开,则国内菜油价格的风险升水会被挤出。

    第三部分 2020年油脂油料投资机会分析

    一、期货价格预测

    对于豆粕,2020年是否能走出很好的反弹甚至上涨行情主要看生猪补栏情况。但从前期调研的结果来看,华中和华南地区养殖户限于成本过高补栏并不积极,原本复产情况最好的东北和华北在四季度疫情出现复燃后也变的难以预料。总的来说,我们对2020年国内生猪复产情况并不太乐观,特别是上半年年,预计生猪产能难有大幅增长,而禽类和水产对蛋白需求的拉动尚不足以弥补缺口,蛋白需求将维持疲软。从供应端来讲,2019/20年南美大豆丰产的格局为明年上半年国内大豆和豆粕的供应提供了充足来源,因此在供需失衡情况下,预计明年豆粕仍是或偏弱震荡,大区间看2600-3000元,可重点关注2009合约和2101合约的上涨潜能。

    对于油脂,目前很多市场交易者将2019/20年的油脂行情与2015/16年对比。同样是厄尔尼诺造成棕榈油减产,2015/16年马盘棕榈油最大涨幅达到61.9%,国内棕榈油上涨60%,豆油上涨40.8%,菜油上涨40%。而从8月至今,国内棕榈油最大涨幅20.6%,豆油17.3%,而菜油从年前到现在上涨了17.56%,如此来看油脂的故事还没有讲完,后期上涨空间究竟多大就要看棕榈油减产预期的兑现程度。

    从国内来看,油脂的去库存进程还在继续,其中豆油的去库存步伐最为坚定,预计2020年豆油价格震荡区间上移至6000-7000元区间。而对棕榈油谨慎乐观,进入二、三季度增产周期后产量数据或将拉低棕榈油的上涨幅度,对2020年棕榈油价格震荡区间看5200-6200元。菜油会相对更加平淡,在中加关系维持现状,加籽进口没有完全放开的情况下预计菜油震荡区间在7000-8000元。

    二、品种间价差

    1.寻找豆棕价差做多机会

    图1:豆棕价差油脂间价差

    数据来源:Wind 中州期货研究所

    近几年豆棕价差大部分时间都在500-1200区间内波动,且季节性较明显,通常在年初至8月份震荡上行,9月份至年底震荡下行。这跟棕榈油的产量季节性有关,棕榈油是一种喜欢高温湿热气候的作物,每年的2-9月是棕榈油的增产期,产地供应压力增加,10-来年1月是减产期,产地库存逐渐下降。相对来说,豆油的供应较为平缓,所以豆棕价差在一至三季度随着棕榈油的增产而扩大,在四季度则随着棕榈油的减产而缩小。

    2019年豆棕价差的波动也符合这个规律,但是波动幅度更大,8月初时最高价差达到1400多,是近几年的最高值,然后从10月开始价差缩小,快速下跌至550附近,在4个月内价差变化幅度达到61%。

    从外围市场来看,棕榈油的炒作热点是减产预期以及生物柴油计划,而美豆在收割压力、南美丰产预期,双方关系不确定等压力下弱势震荡,限制了美豆油的上行空间,因此棕榈油走势强于豆油。从国内市场来看,目前国内棕榈油进入消费淡季,港口库存高企,供需相对宽松,而豆油却因压榨开机率不断下降,节日备货需求的驱动下持续去库存,即国内豆油供需偏紧而棕榈油供应偏松。目前国内棕榈油跟随外盘走势较强,相对脱离基本面,预计2020年春季前,受外围市场影响国内豆棕价差将仍在低位维持一段时间,但年后随着棕榈油增产周期带来,豆棕价差将逐步恢复,可在500-600元区间寻找低位建多单。

    2.油粕比或偏强运行

    图2:近五年油粕比变化

    数据来源:Wind 中州期货研究所

    国内油粕比的走势通常与油脂关联性更强,2019年也是如此。1-3月份油粕比跟随豆油去库存炒作逐渐走高至2.34的阶段性顶部,然后4-6月份豆油去库存预期被证伪,油粕比也渐渐跌至1.8附近。下半年随着豆油的两波反弹行情,油粕比也逐渐走高,11月底油粕比曾达到2.27的水平。

    基于我们上述对国内油粕供需情况的分析,预计2020年国内豆粕偏弱运行,油脂更加坚挺,油粕比上移,有走到2.3以上的可能。

    3.豆菜粕价差或继续收窄

    图3:豆菜粕指数比值变化

    数据来源:Wind 中州期货研究所

    豆菜粕之间有着天然的相关性,它们同属于饲料配方。从使用效果上看豆菜粕比价1.2是个分水岭,豆粕蛋白含量为43%,菜粕蛋白含量为36%,当单位蛋白价差为0时,豆粕与菜粕的价格之比为1.2,因此理论上比值低于1.2时使用豆粕的效益高于菜粕。一般情况下,饲料厂在豆菜粕比值低于1.25会采用豆粕替代菜粕,因为豆粕质量更优,配料效果会更好;在豆菜粕比值高于1.35时,出于成本考虑会更多地采用菜粕替代豆粕。所以豆菜粕比值在1.25-1.35之间是正常波动。

    2019年豆菜粕比值整体呈现前低后高的走势,上半年大部分时间在1.2以下徘徊,8月份以后逐渐回归到1.2-1.25区间,但随着10月中旬以后国内豆粕期货价格持续走低,豆菜粕价差再次下跌,目前处于最近4年中同期的中等偏下水平。

    考虑到年前生猪集中出栏,下游补栏不及预期,大豆供应充裕等因素,预计年底至2020年一季度,国内豆粕价格反弹空间有限。而到了年后3月份,随着水产需求启动,对菜粕的刚需逐渐恢复,若菜籽进口维持目前低水平状态,预计菜粕价格存在上涨空间,豆菜粕比值有进一步缩小的可能,走到1.2以下。该策略风险包括中加关系改善,菜系进口恢复,DDGS以及颗粒粕等杂粕大量进口,替代菜粕需求。

    中州期货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