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论文
  • 浙江德清多数指标已接近联合国2030可持续发展目标 《白蛇前传》播放持续走强 用心制作更圈粉 大众品牌总监:考虑将甲壳虫转型为纯电动汽车品牌 远超行业标准 比亚迪汉上市前的硬核测试 为什么用国货的人越来越多了?从双11背后看中国制造 浙江德清多数指标已接近联合国2030可持续发展目标 国产战争影视剧中,使用的都是真家伙吗?真假参半,主要看主演 面对小升初不知所措,有道精品课为你保驾护航 大众品牌总监:考虑将甲壳虫转型为纯电动汽车品牌 面对小升初不知所措,有道精品课为你保驾护航 远超行业标准 比亚迪汉上市前的硬核测试 为什么用国货的人越来越多了?从双11背后看中国制造 大众品牌总监:考虑将甲壳虫转型为纯电动汽车品牌
  • 推荐论文
  • 浙江德清多数指标已接近联合国2030可持续发展目标 《白蛇前传》播放持续走强 用心制作更圈粉 大众品牌总监:考虑将甲壳虫转型为纯电动汽车品牌 远超行业标准 比亚迪汉上市前的硬核测试 为什么用国货的人越来越多了?从双11背后看中国制造 浙江德清多数指标已接近联合国2030可持续发展目标 国产战争影视剧中,使用的都是真家伙吗?真假参半,主要看主演 面对小升初不知所措,有道精品课为你保驾护航 大众品牌总监:考虑将甲壳虫转型为纯电动汽车品牌 面对小升初不知所措,有道精品课为你保驾护航 远超行业标准 比亚迪汉上市前的硬核测试 为什么用国货的人越来越多了?从双11背后看中国制造 大众品牌总监:考虑将甲壳虫转型为纯电动汽车品牌
  • 热门标签
  • 日期归档
  • 推动协同创新 高校还需走出认识误区

    来源:www.cecemca.com 发布时间:2020-01-13

    作者:北京航空航天大学高等教育学院唐洋,继“211”、“985”之后,“2011计划”(提高高校创新能力的计划)被誉为高校新一轮发展的引擎。与以往不同,“2011计划”注重协同创新,鼓励高校积极联合国内外创新力量,有效整合创新资源,针对研究资源分散重复、效率低下、研究力量分散、合作模式肤浅等问题,构建新的协同创新模式和机制。因此,它也被广泛称为“协作创新”。2013年5月,教育部和财政部将2012年的14个合作创新中心确定为实施该计划的关键步骤。然而,由于这是一个新事物,“协同”意味着广度,“创新”意味着深度,它能否得到适当实施并开花结果还有待观察。笔者认为,虽然一些高校在培养、组织和机制创新方面取得了不同程度的进步,并在结合自身优势和联合研究方面取得了一系列重要成果,但在协同创新的理念和实用的组织方法方面仍存在一些突出的共性问题。如何消除这些误解对“2011年计划”的实施至关重要。

    迷思1:“新瓶装旧药”和“赛马圈”(Horse Racing Circle)

    第一个问题是“协同创新”的概念没有被明确理解,对“2011”计划的理解存在错误。

    “2011年计划”中提到的“合作创新”应该是大学、科研机构、工业企业、地方政府和国际创新力量等创新主体。在国家指导下,共享优质资源,开展深入多样的交流与合作,形成不同类型和层次的合作模式,从而产生更多创新成果,支持国家创新体系建设。

    第一批公认的协同创新中心(根据教育部和财政部2013年5月发布的《2012年度协同创新中心认定名单》)

    然而,一些高校简单地将“协同创新”等同于“产学研合作”,从而导致“新瓶装旧药”的现象,拿出他们原来的科技和产业计划,按照“2011计划”的要求重写,甚至邀请“制表专家”对其进行润色,然后向相关部门提交大量表格和说明材料或者盲目寻找合作伙伴,签订空洞的合作协议,分配毫无意义的任务安排,以便通过“2011年计划”获得大量国家资金。此外,他们认为这是一个“赛马和圈地”的好机会,所以他们联系了几个合作伙伴,并积极规划新的“合作创新大厦”和“合作创新园”。这显然背离了规划精神。它不但没有解决科研资源分散重复、效率低下、科研力量分散、合作模式肤浅等内在问题,反而进一步加剧了资源浪费现象。

    误解2:“纪律”和“同质化”

    “2011年计划”提出了“国家急需,世界一流”的要求。希望高校能够以“科学前沿和国家发展的重大需要”为目标,开展协同创新。然而,仍有许多高校延续了科研项目的传统应用逻辑,未能关注当前国际科学前沿问题以及国家、行业和地区的实际需求。这种思维也导致一些高校从自身的科研优势和学科建设出发,使得协同创新中心在筹建过程中在方向选择上明显具有学科性。

    受传统的影响,高校的教师、研究人员和管理人员习惯于以学科为基础和以学科为导向的创新方法,从而在合作创新中心的建设中表现出选择学科的倾向。诚然,基于主题和面向主题的创新可能能够适应基础研究领域

    在推进高校合作创新的过程中,也存在着合作单位同质化的现象:一方面,研究单位同质化,高校与科研机构之间合作紧密;另一方面,行业和企业是同质的,许多合作创新中心吸收了大量同行业同类型的合作企业。乍一看,同质性强的研究机构的强组合似乎避免了同行竞争。然而,表面上的大合作和大协调实际上为未来的实际活动埋下了隐患。同质性研究机构在资源配置、任务分配和利益分配方面可能会导致更多的冲突和矛盾。产业和企业的同质化似乎给人们带来了工业化前景的良好幻觉,但企业对新技术和新成果的排他性的本质要求决定了这种巨大的联盟难以实现深入和长期的整合。

    此外,一些大学喜出望外,提议在短时间内培养十几个甚至几十个合作创新中心,这显然是不现实的。与此同时,一些大学(尤其是综合实力相对较弱的大学)认为,只有人类基因组计划、大型强子对撞机计划或“两弹一星”和“三峡工程”等重大项目才能满足“国家的迫切需要”。因此,“2011计划”与其本身无关,只不过是为“985”、“211”等高水平研究型大学量身定制的“科技计划”。所有这些都没有很好地理解“合作创新”和“国家和世界一流企业迫切需要”的含义。

    误解3:“积累资金建楼”

    上述问题首先是由于对“协同创新”的概念和“2011计划”的内涵缺乏正确理解,导致操作层面上的诸多失误。此外,在最初的组织和实施过程中,不可避免地会出现管理问题。为了纠正偏差,提高认识,更好地促进协同创新,高校必须摒弃固有观念和过时意识。

    首先,我们应该从科学前沿、国家主要需求、工业和地区需求等方面着手。我们应以需求和问题为出发点,根据科学依据进行分类和分层,并进行准确的评价。必须指出,"国家的迫切需要"不应完全等同于"重大项目"或"重大项目",从而限制了自己的手脚。

    其次,结合自身优势和特点,精心选择方向和合作单位。除了正确定位自身之外,还需要仔细选择和协调单位。在未来的合作中,我们不仅要追求合作单位的规模或声誉,还要考虑在多个合作单位之间能否实现真正的资源共享、合理的风险分担和利益分配。

    第三,合作创新中心的培育和建设是为了更好地收集科研资源和力量,而不是积累资金来建造建筑。协同创新中心作为连接多个创新个体的媒介,可以是依托高校现有实验室和科技园资源建立的新实体或虚拟平台。在这方面,欧洲理工学院的实践值得学习和借鉴。该学院没有实体校园,运营主体由虚拟的“知识和创新社区”组成。他们还提出了“知识团队”(knowledge team)的概念,即来自大学、系、研究中心或商业圈的人员,尽管分散在不同的地方,却利用合作组织提供的人员、基础设施和物质资源作为一个整体来工作。

    最后,在合作之前,各方的责任和权利必须明确界定并不断调整。除了合作之外,由于资源和利益的分配,合作创新系统内部和创新个体之间也存在竞争关系。通过谈判和颁布规章制度,可以明确界定各方的责任和权利

    简而言之,在实施“2011年计划”和促进合作创新的过程中,大学必然会遇到各种问题和困难。如果高校能够正确理解协同创新和“2011计划”,至少可以避免陷入一些误解,减少不必要的浪费。我们期望通过协同创新的顺利发展,高校能够深化改革,整合资源,增强创新能力的三位一体,从而更好地促进知识创新、技术创新和区域创新的战略整合,支持国家创新体系建设。

    友情链接: